• <span id="wfjlp"><del id="wfjlp"></del></span>
    <nav id="wfjlp"><legend id="wfjlp"></legend></nav>
  • <nav id="wfjlp"></nav>
    <wbr id="wfjlp"><del id="wfjlp"></del></wbr>
        <wbr id="wfjlp"></wbr>
        1. 精品小说网 > 状元郎的一品种田妻 > 第495章 受够了

          第495章 受够了

            “好,既然秦夫人你都这么说了,那么本宫就给徐青梅一个机会,若是她几天之后还不能痊愈,一直在影响本宫的扬儿,那本宫就不得不向皇上请旨将他们拆散了。”愉妃很是认真地说出这番话,没有丝毫退让的意思。

            李四喜只好点点头,“好,我回去之后便到郡主府里,看看她医治的怎么样了,还请娘娘稍安勿躁。”她说完之后,便行礼告退了。

            看着她的背影,愉妃无可奈何的叹气,“本宫也不想做的这么绝情,可是本宫没有办法,为了儿子必须得这么做。”

            另一边,李四喜离开皇宫之后,匆匆去了郡主府。

            看到丫鬟们来来往往端着花盆,她不由好奇道:“你们端这些东西做什么?”

            “郡主一天比一天好了,今日还突然开口说要看花园里的花,因此奴婢就将许多漂亮的花都给搬过来了,那个神医可真是厉害,不出三四天就能将郡主诊治的大为好转,奴婢们实在是佩服。”

            一提到这件事情,丫鬟们都笑逐颜开了起来。

            她们不能没有主子,因此也更不能看着徐青梅就这么香消玉殒,若是徐青梅能够恢复如初,对她们来说就是再好不过的事。

            李四喜听了也露出了笑意,追问道:“真的吗?事情真的已经解决了?”

            “自然了,夫人尽管放心吧,相信再过几日郡主殿下就能够恢复如初,殿下今日还念叨着夫人你呢,已经对你不抵触了夫人还是过去看看她吧。”丫鬟笑吟吟说出这话。

            李四喜按捺不住,立刻匆匆前往后院。

            妙手先生正坐在桌边为徐青梅把脉,看到他们来了,便用眼神示意她不要出声。

            李四喜连忙停下脚步,只能在远处眼巴巴的望着两人。

            她看徐青梅的表情开始丰富起来,不再路边的像个木头人,心里顿时欣慰。

            等妙手先生把完脉之后,她才迫不及待道:“怎么样?应该没什么大事吧?”

            “不出意外的话,还有几天能够痊愈。”

            妙手先生摆摆手,示意她不要如此紧张,继而笑道:“青梅郡主现在恢复的很好,相信再过个四五日就能够彻底恢复了,你不要担心。”

            “那就太好了!”李四喜说到此处,还未来得及向他道谢,徐青梅突然抬头看向了她,像是认出来他一样猛地站了起来。

            “四喜,你怎么现在才过来看我?我们不是好朋友吗?”

            “我……我当然记得来看你了,只不过这段日子有些忙才没顾及过来,现在一有空我不就过来看你了?你别生气。”李四喜像哄小孩一样哄着她,拉着他的她在桌边坐下。

            徐青梅撇撇嘴,并不相信她的话,“我看你根本就是没把我放在心上,否则怎么可能在我生病之后这么久都不过来看我?”

            李四喜愣了愣,下意识抬头看看妙手先生。

            她之前分别来过,而且徐青梅见了她都是爱答不理的,可到现在徐青梅突然变了一个说法,这倒是让她有些不知所措。

            妙手先生使了个眼色,意思是先顺着徐青梅的话说,不要打草惊蛇。

            李四喜当下也不敢多言了,只得顺着徐青梅的话说下,“去你肯定是忘记了,我分明来看过你的,只不过没有几次罢了,这段日子忙得很,我都在外面忙活着……”

            “好了好了,我不跟你计较那么多了,只要你还把我当成真心朋友,常常来看我就行了。”徐青梅撅着嘴,假装根本不生气的样子。

            李四喜看的哭笑不得,连忙拉住她的手,“你别这么说,我真是时时刻刻挂念着你呢,这不,为你治病的妙手先生就是我请来的,你还不好好感谢我呀?”

            “切,我才不会感谢你呢,免得你居功自傲,以后逮到这个机会和借口就不常来看我了。”徐青梅撇撇嘴,表情很生动,,没有了平日里木然的模样。”

            李四喜看在心里也彻底松了一口气,谢天谢地,一切都恢复正轨了。

            “你最近和淮扬怎么样?他有没有来这儿看看你?”她不动声色的询问,想到吁妃说的话,心里就轻松不起来。

            徐青梅听得愣了愣,继而摇头道:“未曾来看过我,不知道他在做什么,也许是很忙吧,不过我也知道自己做了很多让人生气的事,他不来看我也在情理之中,这没什么好在意的。”

            “尽管如此,你也不要任由你们之间就这样下去。”

            李四喜叹了口气,低声道:“我都没来得及告诉你,愉妃娘娘因为你们两人不和的事情已经有意见了,若是再这样下去,恐怕你们之间的亲事会出问题。”

            “为何要对我有意见?我这是病了,又不是故意不和淮扬好好过的,明日我就去皇宫中找她说清楚!”徐青梅听得又气又急,只想着无论如何去皇宫中解释清楚。

            李四喜拍拍她的手,轻声道:“你也不要放在心上了,毕竟她也是担心淮扬,淮安快出来了,指不定如何对付淮扬,她不想让淮扬为了你分心。”

            “这……”

            徐青梅皱皱眉,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。

            看她有些迟疑,李四喜哭笑不得,“是不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?我告诉你吧,你应该去和淮扬好好说清楚,只要你们两个能够和好如初,这件事就算是过去了。”

            “可是……”

            徐青梅咬咬唇,“就算我因为生病了脾气不对劲,淮扬这么多日没有来看我也不对劲吧?我实在拉不下脸主动过去找她。”

            她话音刚落,一个丫鬟就从外面匆匆进来了。

            “郡主,小皇子殿下过来找您了。”

            听了这话,李四喜顿时笑了起来,“说曹操曹操就到,我先回避一下,正好趁着这个机会,你们好好说说话,最好把这段时间的心结全部解开。”

            她不等徐青梅说什么,急忙转身躲到凉亭后面。

            不过多时,两个丫鬟领着淮扬过来。

            徐青梅定定看着眼前人,“一别多日不见,你终于过来看我了,我现如今已经恢复不少,你还满意吗?”

            “满意,看到你变得好起来,我也就放心多了,今日找你来就是为了这件事的。”淮扬深深看了她一眼,仿佛有千言万语要说。

            看着他这副不怎么高兴的样子,李四喜顿时觉着有点不对劲。

            为何淮扬看起来并不高兴?即将说出口的话不会也是什么坏事吧?

            正当她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,徐青梅已经开口:“你找我有什么事就直说吧,正好我也想跟你好好说些事。”

            “我……我们这门亲事还是退了吧。”

            淮扬低着头,快速说出这话,让人看不清他脸上是什么表情。

            他话音刚落,几个丫鬟顿时愣住,李四喜更是差点跌倒。

            “你说什么?我没听错吧?”徐青梅脸上的笑意僵在脸上,定定看着眼前人。

            淮扬顿了顿,抬起头露出了坚定的表情,“你没有听错,我就是想退了这门亲事,这些日子我想清楚了,我喜欢的不是现在的你,是以前那个风风火火,性子辣的徐青梅。”

            “就因为我现在生病变成这样,你就要退了这门亲事,就说不喜欢我了,那你的喜欢可真可笑。”徐青梅顿时冷笑,气得脸色发白。

            淮扬摇摇头,苦着脸解释:“不是,你生病之前就已经变了,不知为何总是盯着我,让我做这做那,让我一定比得过淮安,咱们之间有多久没有开开心心出去玩了?你自己好好想想。”

            “可,可四喜他们也是这样督促你的,我们都是为了你好,为何你偏偏要这样对我?”徐青梅后退两步,根本不信他的话。

            若是真的喜欢,无论对方变成什么样都不会改变心意。

            “他们不一样,他们不是我的亲近之人,为了我好也是想要扶持我,让我打败淮安,可你是我最亲近的人,是跟我相亲相爱的人,你像其他人一样扶持我,和李四喜他们有什么区别?我只想和你温言软语,缠绵悱恻。”

            淮扬闭了闭眼,沉声道:“我已经受够了,每天见到你就害怕,怕你问我做了什么事,能不能对付淮安,你越是这样我就越想要自暴自弃,我都快喘不过气来了。”

            听完这番话,徐青梅彻底愣住,半晌都不知道如何是好。

            起先李四喜还想骂淮扬始乱终弃,可听完她的解释之后突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了。

            淮扬就想要个知心人相扶相持,可徐青梅迫切想要他打败淮安,见面就不停的催促,根本不会说什么甜言蜜语,时间久了,淮扬渐渐失望就变成了这样。

            思及此,李四喜只好从后面走出来,“你们之间也没有出什么大问题,青梅之所以那样督促你是为了你好,你就别再跟她计较这么多了,若是你实在不想与她结亲,也得好好尝试尝试再有没有可能回到以前,不要如此决断呀。”

            “你怎么在?”淮扬惊讶了一瞬,继而苦笑道:“这段日子我给了我们很多机会,但我现在实在是坚持不下去了。”
          本书手机版阅读网址:http://m.739xs.com